• 庆党100周年
  • 网络谣言曝光台
  • 掌上扬中APP
 
时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看扬中
 
滚动播报
头条新闻
扬中要闻
综合新闻
社会民生
热线
江洲论坛
公告公示
专题特稿
影像扬中
视听在线
图闻扬中
文苑
健康
美食
风采
媒眼看扬中
当前位置:首页 >>看扬中>>文苑
文苑  
上一条:佚名1 下一条: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渡江战役亲历记:石城炮声犹在耳(下)
  2021-05-07

  
  
  口述:周文江 万中原 整理:吕峥
  我们分析了局势:如果不趁势发展,消灭得胜港外围的守敌,天亮后,敌人就会识破我们只有20多人的事实,发动反击。而眼下,敌人经我军打击,士气非常低落,都龟缩在村庄里,战机不容贻误!
  于是,我决定采取内外夹攻的战术,派出文化教员雷开国、通信员陈士才钻进村庄,在敌人的营地里投手榴弹。大部队则在外面往里打,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抱头鼠窜。一个战士趁乱用炸药包点燃了棉杆堆,顿时大火冲天,敌人伤的伤逃的逃。我们迅速占领了村庄,巩固了得胜港的阵地。
  烈火熊熊燃烧,成为五连向上级报告登陆成功的信号。拂晓,东方吐出晨光,二营的后续部队陆续登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五连仅靠两个班20多人就歼灭了敌人一个营的兵力,俘敌一百余人,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5挺。4月22日,59师师部登陆扬中,五连荣获“渡江大功连”的光荣称号,我荣立一等功,被评为“一级战斗英雄”。
  1950年9月15日,北京怀仁堂召开了第一届全国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代表大会。当时,周文江作为300多战斗英雄的典型介绍了自己的事迹。最令周文江激动的还是和毛主席握手合影。他说:“当时,代表们都想和主席握手呢,我正好被安排站在前排,毛主席亲切地和我握了手,回到宾馆华东部队的与会同志非常羡慕我,就连宾馆的服务员、经理也纷纷和我握手……”
  周文江还受到过胡锦涛的接见。2005年8月27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座谈会上,他作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战斗英雄,以抗日老英模的身份赴京参加会议。当天,胡锦涛握着他的手说:“身体这么好,不减当年!”他说:“胡总书记特别亲切、朴素、自然,也非常平易近人!”
  周文江是个坐不住的人,先后参加了 “沙家浜老战士协会”“嘉兴市新四军研究会”,在嘉兴城名气不小。1979年从河南省军区南阳军分区副司令员的位置上离休后,老英雄辗转在嘉兴各院校、机关、企事业单位义务宣讲革命精神1000多场,听众达百万人次。
  血染的战船
  事实上,其他战区的登陆也并不轻松。
  万中原时任59师175团二营的代理教导员,负责带领全营攻占东兴港。
  21日夜里十点半,二营起航。最先靠岸的是四连九班的一条船,还没来得及抛锚,迎面敌军地堡抛来的两颗手榴弹便在舱板上爆炸,两个战士被炸死,一个战士耳朵震聋,九班长陈怀欣在爆炸声中带突击小组登岸,打出一排炸药榴弹 (榴弹外壳包上炸药),借着烟雾扑上地堡,用3支汤姆枪对准地堡枪眼、门洞扫射,制服了敌人,把红旗插上了地堡顶。
  我随六连行动,离岸两三百米时,发现六连三条船和机炮连一条船被水流冲到了登陆点的下游,便连忙对同船的指导员高瑞和说:“要准备猛扑,不能指望跟进!”高瑞和立即发出了“准备突击”的命令。
  敌人打出了照明弹,碉堡借着亮光喷出了火舌。我正要高瑞和下令开火压制,船头上挺身站出了二班机枪手丁长宝。他双手端住机枪,左腋夹住枪把,对准碉堡扫射。碉堡的火力被压住,船前进得快了。战士们正一手握枪一手提榴弹,等待着登陆冲击,不料一梭子机枪子弹从左侧飞来,丁长宝跌倒船头,鲜血从太阳穴里直冒出来,染红了机枪和舱板。
  我心里一阵悲痛,只看到他压着的机枪枪口火光一闪,两发子弹飞到岸上。丁长宝嘴里呵出最后一口气,伏在了血泊中。
  高瑞和高呼:“为人民服务就看现在,要立功也在这里,共产党员要做渡江英雄!”前舱的船老大也迅速把锚抛到岸上,呼喊:“同志们冲啊,逮活的!”二班战士不等跳板铺好,一个个跃上了芦柴滩。
  二班长组织起了有力的冲击,占领了一百多米的圩埂。高瑞和却在冲锋中负伤,送到后方医院后牺牲。
  与此同时,五连的一排长王金文带领三班和一班乘坐的24号战船遇到了意外情况:船在江中桅杆断了,帆篷落下,船老大用桨划,因风大水急,船向下游漂去。忽然,敌人的一颗照明弹照亮了江面,南岸3个碉堡的机枪火力,像雨泼般倾泻到24号船上。船工们冒着弹雨无畏地猛力划桨。
  掌舵的船工在弹雨中牺牲了,前面划桨的立刻过去接替了掌舵的位置,班长刘玉方又挺身而出接替了划桨位置。船继续艰难地前进着。
  一颗炮弹打中了前舱,水涌进舱里。掌舵的老船工牺牲了,船已无法前进。战士们奋勇下水,隐蔽在船后,慢慢地推船前进。敌人的火力继续集中射击,到最后只剩下王金文排长、包菜生副班长和两个战士,遍体鳞伤的破船仍在缓慢地前进。
  眼看离岸不远,王排长一声令下,4个人一齐放开破船,避开炮火,冲上江岸,向敌人扑去。敌人胆寒了,竟不战而退。
  24号战船英勇的表现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他们是二营突破扬中江防的最后一条船,大大落后于全营的行动,但几乎所有的渡江老战士在回忆时都忘不了这条 “血染的24号战船”。它也被选入了上个世纪50年代的小学语文课本,“王排长”和他的“24号战船”一时间家喻户晓。
  时光荏苒,带走了多少曾经的传说。2009年是渡江战役胜利60周年,扬中市党史办为了弄清解放军登陆扬中段牺牲烈士的英名,曾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寻找烈士亲属”的消息,并从《扬子晚报》网发现一篇名为 “渡江第一船:第二十四号船”的帖子,获悉了这条船上的一名战士还健在,叫贾进锋。
  贾进锋就是当年的王金文排长,他销声匿迹了半个世纪,在生命的尽头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中。2011年4月,笔者赴扬中采访时,老人已于三个月前去世,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日月换新天
  接着,部队从扬中过夹江,在夹江北岸由支前船工送部队渡江。一条条载满解放军的木船向南岸疾驶,支前船工一桨快似一桨。万船中,一位身材瘦弱的大辫子姑娘正拼尽全力划桨,汗水一滴一滴浸在额头上也顾不得擦拭。这个情景深深打动了在岸边采访的新华社八兵团分社的摄影记者邹建东,他迅速用相机把这一幕抓拍了下来。
  在敌人炮火中冒死将解放军送过大江的老船工叫颜建发,划桨的大辫子姑娘是他的大女儿颜红英。颜建发一家以船为生在江上跑运输,受尽了国民党军队的欺压。就在四天前,颜红英和解放军在江叉子进行渡江演练时,敌人的炮弹在船边爆炸,她血流满面晕倒在船上,听力严重受损。此时的颜红英把对敌人的仇恨都凝聚在了船桨上。船上一个山东籍的班长看到记者在拍照,就对颜红英说:“你快划吧,记者给你照相了。”“能给我照片吗?”“能,等过了长江记者会给你照片的。”
  解放军顺利渡过了长江天险,颜红英嫁到了农村,过着清贫的生活。六十多年来,她再没有对人讲起在渡江战役中的壮举。直到2011年4月22日,扬中市举行了“我送亲人过大江”主题雕塑的奠基仪式,再现了 “大辫子姑娘”颜红英奋力划桨送解放军过江的生动画面,这传达着军民同仇敌忾的感人一幕才又为世人所熟知。
  解放军摧枯拉朽之势使南京城引发了巨大的骚乱。
  当时在国民政府国防部当参谋的黄仁宇,用他后来在美国的大部分时光思考国民党为何失败。在他看来,国民党的军队所拥有的由美国配置的现代装备连同蒋介石设立的现代政府一样,距离中国民间社会是如此遥远,它们 “更像是外来干涉力量对抗中国社会”。40岁的储安平则呼应了黄仁宇的观察,他在政论杂志《观察》上称,国民党政权正在丧失其原来的支持者:“现政权的支持层原是城市市民,包括公务人员、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现在这批人,没有人对南京政权有好感。”
  随着李宗仁和何应钦在4月23日离开国防部大楼,最后驻守南京的国民党政府成员从明孝陵机场离开。这座处于短暂政权真空的首都陷入到不可遏制的骚乱中。
  先是位于市南老住宅区的穷人成为抢劫的主体。后来,失业的铁路工人,掉队的国民党士兵也加入了骚乱的人群。
  他们洗劫了国民党官员的住宅,李宗仁与何应钦的宅邸也未能幸免。国民党放在长江南北两岸军火库和油库里的定时炸弹引爆了,大火和浓烟布满了南京的天空。
  危险并没有让愤怒的人群冷静下来,因为美国使馆区占地巨大,由海军陆战队护卫,人群就把使馆南面巴尔将军的住宅当成了出气筒,他们在这栋无人居住的大宅子里卸走了所有的门板,并把木地板砸成碎片拿回家当柴火烧。
  国民政府南京市市长邓杰的住宅被暴动者烧毁,他试图驾车带着市财政金库里的3亿金圆券逃跑,被他的司机和卫兵痛打了一顿,打断了双腿,后来在南京城南的公路被进城的人民解放军俘获。第二天,南京市面上的金圆券贬至150万兑换1美元。
  骚乱直到人民解放军进城才被平息。解放军成立了“和平筹备委员会”,负责处理接管事宜。刘伯承被任命为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主席,接着又被任命为市长。南京市民注视着胜利的共产党军队,“他们纪律严明、士气高昂,同国民党军队冷漠的表情和混乱的指挥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全世界都在等待 “解放军攻克南京、占领总统府”这条极具象征意味的新闻的发布。但新华社三野总分社却出了点意外。从渡江战役筹备开始,新华社就配备了1个总分社,4个分社,还有26个支社上百人的报道力量跟随第三野战军。
  但这些记者却几乎全都跟随主力部队,没顾上进南京,就向郎溪、广德的山区进发了。
  4月24日凌晨5点,在北京焦急等待的毛泽东不能再等了,他口授了一则消息 《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宣告灭亡》。
  国民党在大陆20多年的执政从此落下了帷幕。
  
  
  
版权所有:扬中市融媒体中心 扬中市新闻中心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联系人:蔡祥斌 联系电话:88327500 
您是本站第
220034784
位访问者
本年度:13311669 本月:1961850 今天:48324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
信箱:459308715@qq.com
电话:(0511)8813511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WWW.12377.CN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信箱:js12377@jschina.com.cn
电话:(025)8880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