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涉未成年人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庆党100周年
  • 网络谣言曝光台
  • 掌上扬中APP
 
时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看扬中
 
滚动播报
头条新闻
扬中要闻
综合新闻
社会民生
热线
江洲论坛
公告公示
专题特稿
影像扬中
视听在线
图闻扬中
文苑
健康
美食
风采
媒眼看扬中
当前位置:首页 >>看扬中>>文苑
文苑  
上一条:晴耕雨读的日子 下一条:江 船
草花杂忆
  2021-09-16

  □ 朱玥
  朋友们早就约过,写一写各自喜欢的花草。我迟迟未写,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想说的太过琐碎斑驳,不知从何下笔。
  时间沉淀至今,我想在我心中拥有特殊位置的花草,应该还是童年时一起走过的小生命。永远有清风流动过它们,摇摇曳曳;永远有透明的阳光抚摸着它们,投下淡泊的阴影。其中我特别想写一写的,是指甲花、木香花和野菊花。
  在乡下,指甲花太过寻常。我知道的有三种颜色,白的,粉的,和紫的。我最喜欢粉色,一朵朵斜缀在青枝绿叶间,就象单衫杏子红的小姑娘。我家东墙外,是条少有人走的小路。夏日里野草疯长,野草掩盖着一堆瓦砾,瓦砾上生有几株粉色的指甲花。那是个放学后的黄昏,我在灶头看奶奶炸油渣子。我总是靠着她好象无别处可去。忽然她向我使了个眼色,用铲尖挑起一根骨头递过来。我两手接过这灼热喷香的美味,跑到东墙外,不知是怎样惊慌而羞愧地吞下肚去。记得那天说黑就黑了下来,瓦砾上的指甲花,象薄暮里沉默的眼睛,远远的,柔柔地看着我。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些眼神,那是一种使人怀有感激之情的眼神。
  木香花,我一直以为是“木匠花”。也是最近才知道,是“香”,不是“匠”。四月暖风吹,木香花新月一般皎洁。我们联合老街的菜市上,天天有卖木香花的,扎成把子,水灵灵的搁在竹篮里,整条街都香着。
  暮春,是多好的时节呵。小学放学了,穿过老街,拐下来就是我家那个埭。埭头到埭尾,从东流到西,是一条清清的小河沟。浅滩上冒出碧绿的芦芽来,在太阳下生着光。拔出一管对人耳朵吹,又痒又麻好生可爱。芦芽伴随着新柳和绿草,还有撒出满地的小蓝花,真是叫人眼花缭乱。中午放了学的小学生们你推我搡,又叫又闹,哪里还记得回家!
  终于听见肚子叫,我闯进家门。奶奶从灶膛里伸出头啊了一下。我揭开汤罐盖,一碗黄澄澄的、铺满葱花的的炖鸡蛋!
  幸福与喜悦冲昏了我的脑子,许久才又定睛看见,灶头上蓝边大碗里,还养着一把木香花。洁白的蒸腾的热气笼罩着它,窗外射进长长的明亮的的阳光。这一切定格在我的心里,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高光时刻。
  吃完饭回学校,我在田埂上跑过。田地上回荡着程琳的歌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每天每天,生产队的高音喇叭都会将这高亢的歌声送出老远,只是我一直不明白,她唱的是什么。前几年有一回看电视,忽然就懂了。迟了几十年,所幸还是懂了。
  在我家简陋的小院里,还有一丛野菊花。秋日清早,花朵挤满栅栏,亮晶晶的蛛网点缀着它们。晨风吹啊吹,珍珠衫儿飘呀飘。露水打湿了花瓣,渗出苦而清新的味道。它们花瓣短直,没有袅娜的姿态,但是颜色好看。早晨纯白,渐次泛红,黄昏时就成了淡紫。
  漫长的秋季,菊香幽幽的,阳光薄薄的,河底的水,退得浅浅的。奶奶带着我沿河拣废铁皮废玻璃瓶,过段时间便用一根杠子抬了送到废品收购站去。我走前,她走后,我们在街上穿过,引来闲人打趣围观。后来我长大了些,感到难为情,不肯再跟她去收购站。也不知她后来再拣废品了没有。
  有一天她珍爱地塞给我一块小手帕,说是捡来的,洗干净了,给我用。白底子,倚在一起的两朵黄菊花,题了两个字“秋艳”。我很喜欢。只是用了多久、又于何时丢弃,都不记得了。
  它是我唯一有印象的小手帕,旧旧的,软软的,很随手。它也是我觉得最好看的手帕,两朵菊花,那么生动,秋艳二字,又何等贴切。一直以来我观赏绘画作品,总是偏爱菊花题材。现在城里难得有菊花,我只能在记忆里回味它。
  某天从一小巷里经过,一簇怒放的金色短瓣的野菊花忽然闪入我眼帘!多少年不去低头嗅一朵菊花了,我那天靠近它们,深深吸了口气。是那遥远的苦涩的清香。
  呵,原来你的气息,一直在我心底,从未散去。
  
  
  
版权所有:扬中市融媒体中心 扬中市新闻中心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联系人:蔡祥斌 联系电话:88327500 
您是本站第
230541874
位访问者
本年度:23931681 本月:1517397 今天:18349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
信箱:459308715@qq.com
电话:(0511)8813511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WWW.12377.CN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信箱:js12377@jschina.com.cn
电话:(025)8880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