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上扬中APP
  • 和为贵
  • 创文
  • 打黑除恶
 
时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看扬中
 
滚动播报
头条新闻
扬中要闻
综合新闻
社会民生
热线
江洲论坛
公告公示
专题特稿
影像扬中
视听在线
图闻扬中
文苑
健康
美食
风采
媒眼看扬中
当前位置:首页 >>看扬中>>文苑
文苑  
上一条:怀念我的父亲 下一条:妈 妈
槐花疙瘩
  2020-05-20

  □ 黄博
  洋槐开花的季节,故乡笼罩在一个粉妆玉砌、极具质感的世界里。
  看!椭圆形的小叶片,绿得像无瑕的翡翠,在枝丫上浅浅地呼吸。有了这衬托,洋槐花显得愈发润白,以胜过瑞雪的容颜簇拥在枝头,招引蜂围蝶阵,飞鸟流连。微风拂过,又像原本澄碧的海上涌起层层浪花,远比“卷起千堆雪”更形象,更迷人。
  此时,梅桃李杏繁花已谢,惟有这一尘不染的洋槐,像缥缈的云霞,像洁白的绣球,更像小姑娘雪白的裙裾上叠起的一圈圈褶皱,汇成村庄里一道极亮丽的风景线。无需蹙鼻,淡淡的清香一直氤氲在空气里,让每一个瞬间都充满洋槐花的记忆。
  上小学时,我听说洋槐花可以食用,曾怀着好奇心央求母亲做一顿槐花饭。母亲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下来。几天后,她按照我平常最喜欢吃的洋芋疙瘩的做法,张罗了一小锅槐花疙瘩。“疙瘩”,是家乡将馒头掰开、切碎,再用面糊拌起来蒸熟的一种饭食。
  在母亲的呼唤声中,我站到热气腾腾的灶台前,如愿以偿地端起香喷喷的槐花疙瘩。“尝尝味道怎么样?”母亲笑着说。我急不可待,刚往嘴里扒了两口,甜丝丝的味道背后,一股令人难以下咽的“怪味”在喉咙里翻腾。真奇怪!我带着疑惑,试探性地夹了一筷子再次慢嚼,没想到这次简直想要呕吐了。母亲见我呲牙咧嘴,一副不自在的样子,有些焦急了:“哎呀,是不是没做好?”她连忙亲自品尝,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就是这味道,没啥问题。”我点点头,又强逼自己吃了一口。“槐花虽香,但和香椿一样,并不是人人都吃得惯。”母亲这般解释,让我吃不下就别勉强。
  由于我饭量大,母亲也就做得多,接下来好几天里,母亲上顿接下顿地独自食用这槐花疙瘩。本来还挺喜欢吃槐花的母亲,吃到最后也多少有了些厌烦,不过她没有将怨言说出来。
  我感到愧疚,脸上火辣辣的,仿佛向疼爱我的母亲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要知道,那时的日子很拮据,面粉都要省吃俭用。
  许多年过去了,往事仍烙印一般存在于脑海里。一到槐香弥漫的季节,记忆的闸门就訇然打开,想关也关不上了。
  
  
  
版权所有:扬中市融媒体中心 扬中市新闻中心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联系人:蔡慧华 联系电话:88327500 
您是本站第
194953306
位访问者
本年度:5515017 本月:525429 今天:31789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
信箱:459308715@qq.com
电话:(0511)8813511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WWW.12377.CN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信箱:js12377@jschina.com.cn
电话:(025)8880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