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 打赢水环境治理攻坚战
  • 知识竞赛
  • 征兵
  • 4566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时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看扬中
 
滚动播报
头条新闻
扬中要闻
综合新闻
社会民生
热线
江洲论坛
公告公示
专题特稿
影像扬中
视听在线
图闻扬中
文苑
健康
美食
风采
媒眼看扬中
当前位置:首页 >>看扬中>>文苑
文苑  
上一条:“窗”的诗意 下一条:西来桥:龙的大写版图(组诗)
求学,在路上
范选华   2018-09-13
  □ 范选华
   又到一年开学季。
   我是71年出生的,像我们这么大的人没吃过老三届的苦,但也没80后们的惬意。上学,于我而言,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如今又经历过女儿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昨晚,女儿跟我说,老爸,我明天去英国了。我才惊觉,上学这条路,因为女儿,我正在被经历国际化,也就是那时我们不敢奢望的出国留学!
   记事起,家乡在永胜,老家叫钥匙头,跟道士庙相呼应,老永胜人大多记得得胜有两个小学,道士庙小学和得胜小学。得胜小学就在钥匙头,小学前头有个窑,烧砖的。我上学时,窑已不用。得胜小学建制如何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我的一年级二年级老师叫何步群,上学要自己带板凳,一年级学费是五毛钱。何老师教我语文,特别喜欢我写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念,这也是我日后喜欢写点东西的初心。
   三年级时,钥匙头小学撤了,并到永胜中心校,要走大约十分钟去玉皇庙街上上学。到街上念书无疑是快乐的。无论风雨,年少的我们走过,淘气过,也惬意过。那时最享受的就是,课间空隙花二分钱硬币到对面陈师傅那买个黄面烧饼,上课时趁老师转身板书,匆忙偷吃一口。五年级时,永胜中心校搬迁至现在的红旗村。年少的我们跟老师一起搬砖添瓦,中午吃咸菜汤泡饭,这一情景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但老师的印象有点稀疏,只记得朱奎福老师教语文,是五年级班主任,曹老师教数学,是学校教导主任,有点江南口音。
   读初中自然去了永胜中学。永胜中学那时老百姓都叫她杨木桥中学,位置偏僻,历史不那么悠久,但是在扬中教育史上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扬中唯一的幼师班开在永胜中学。记得我念初一,幼师班开班。那时,我早上必须五点多就要出发,步行近一个小时去学校,爸妈在头天晚上就要弄好我跟姐第二天的午饭,铝饭盒蒸饭,里面放个小菜盒,菜盒里一般都是农家菜,好点的就是番薯加块猪油和大蒜叶。上学时,天还没亮,放学回到家,伸手已不见五指。上学那条路,晴天布鞋一脚灰,雨天就难过登天,穿个雨鞋,一脚深一脚浅的,到学校浑身是泥。初二时,学校组织文艺骨干参加县里中学生文艺汇演,我有幸入选。住校参训,不用再长途跋涉,不用再风雨兼程,那时的我感到天大的温暖,有幼师班的姐姐们呵护,有老师们的关心,永胜中学简直就是天堂。汇演结束后,爸妈勒紧裤腰带,坚持每月花钱,让我住在了学校,直到初中毕业。初中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初二那年,分田到户后的第一年,暮春的一天,放学路上我正在和同学嬉笑打闹,邻居看到我说,你快家去,你妈闯大祸了。惊呆过后是没命地往家跑,到家没看到母亲,哭泣的父亲告诉我母亲打老虎机,右手被轧了。囿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母亲右手上肢全被截肢,但要强的她很快从自卑和绝望中走出来,用左手做了许多母亲能为孩子们所做的事,写字、纳鞋底、裹粽子、包圆子。母亲的坚韧给了我一辈子的力量。
   初中毕业没能去扬中最高学府的县中上学,有段故事,我不愿说。因缘际会,我去了兴隆中学,遇到了我求学史上最牛的团队老师:何宇凤、蔡意皋、王成杰等,在这里我们大多寄宿,虽然住的简陋,吃得粗糙,但学得精神,活得开心。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晚自习时经常停电,烛光中,大家谈笑风生时,班主任王成杰老师已经到了身后。现在我们还经常说起王老师的皮鞋声就是魔音。女儿在省扬高中念书时也跟我提起,王校长的皮鞋声魔音依旧!我在高中三年都是住宿,那时我们穷,没有自行车,周末都是走着回家,回家是种幸福,有爸妈爱着,姐姐宠着,好吃的留着。学校规定,寄宿生星期天下午必须到校,我大多不去,就为了能在家多呆一晚,享受家的温暖。星期一一大早,我必须出发步行去学校。记忆最深的就是,天没亮,吃完早饭,妈妈帮我装好要吃一个星期的夜宵干粮(六个黄烧饼),送我到大路口,一路叮嘱“早点睡,不要太苦”之类的。这时,天大多还没亮,虽有点埋怨妈妈的唠叨,但心中暖暖的。背负着父母的冀盼,黑暗中一路走来,听着家家户户广播里的每周一歌 《冬天里的一把火》《故乡的云》,脚步更快了。
   高中,过的很快,紧张又浪漫。紧张是为了考大学,浪漫是为了友谊。为了考大学,我憋足了劲,因为这是我改变自己境遇的唯一途径;浪漫,也只是暗恋过某个女孩,若干年后仍是大家一起下酒的笑料。尽管如此,兴隆中学始终是我心目中的温暖所在,兴隆中学教过我的那些老师始终是我这辈子敬仰的恩师!
   据说高考是老三届挥之不去的记忆。我感觉,高考也是改变我们这代人命运的契机。因为高考,我第一次走出了扬中,因为高考,我完成了父母的心愿跳出了农门。送我去苏州大学报到的前一天,村里放了电影,家里办了酒宴,晚上还开了个小会。尽管妈妈和姐姐舍不得,但因为家贫,她们还是没能踏上送我去苏州的班车。爸爸和舅舅、表哥在苏大帮我打理好床铺,送他们出校园时,远远地看到爸爸在抹泪,那一幕我永远铭记在心。
   我们在路上,时光也在路上,求学永远在路上。还记得女儿站在我的摩托前去机关第二幼儿园,还记得女儿胸前挂个钥匙跟我说自己能坐公交车去实验小学,还记得女儿小升初考试后哭着跟我说一道数学题做错了,还记得女儿中考那年看《建党伟业》但没等到成绩时的不安,还记得女儿高考结束后因为差几分没能去她心仪大学时的痛哭,更记得四年前送女儿去苏大报到后我和老婆一路的不舍和洒泪。
   匆匆又匆匆,孩子在路上,我们在路上,求学在路上,日子永远在路上。
   今天,我和老婆又要默默地装好行李,默默地开车,送女儿去浦东,然后目送那飞机起飞。
   心中虽有万千不舍,遥想当年,其实,我跟女儿,求学路上风景不同,快乐一样!
版权所有:扬中市新闻中心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联系人:蔡慧华 联系电话:88327500 
您是本站第
181420263
位访问者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
信箱:459308715@qq.com
电话:(0511)8813511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WWW.12377.CN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信箱:js12377@jschina.com.cn
电话:(025)8880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