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上扬中APP
  • 和为贵
  • 创文
  • 打黑除恶
 
时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看扬中
 
滚动播报
头条新闻
扬中要闻
综合新闻
社会民生
热线
江洲论坛
公告公示
专题特稿
影像扬中
视听在线
图闻扬中
文苑
健康
美食
风采
媒眼看扬中
当前位置:首页 >>看扬中>>热线
热线  
上一条:扬中市人民法院2017年1月院(庭)长信访接待日程安排表 下一条:放牛班的春天
回忆我的奶奶
宗昊   2017-01-09

  □ 宗昊
  一提起奶奶,我就想流泪,更多的应该是想念。
  奶奶是甲午开春走的,活了八十年,却吃了七十四年的苦,听姨奶奶说,奶奶六岁就上锅了。我印象中的奶奶只有土色的衣服,没穿过花花绿绿,没住过两层楼,没用过手机,连扫盲班都没进过。
  奶奶去世的前几个月,尽管那时我读着高中,但我坚持每星期回家,照顾着奶奶。奶奶的腿十年前就不能动了,方便洗漱我都扶着她,奶奶总是哭着对我说:“良昊,乖孙子,你苦了。”其实,我真的没觉得苦。幼时,我不懂事,没少惹麻烦,在床上尿尿,在村桥头拎啤酒喝……总是我的奶奶跑去处理。
  奶奶喜好做饭,尤其是做南瓜饭。在我看来,堪称一绝,我特别喜欢吃,香喷可口。小学时,放了学,就跑回家,第一件事情不是做作业,而是钻进厨房,掀开锅盖,看看锅里有没有南瓜饭,有南瓜饭,必会盛上一碗,有滋有味地吃着。幼时,奶奶总爱带我往住在洋港南边的姑妈家跑,二十里路,祖孙俩就这么跑着,那时根本不会骑车子,蹬三轮也不会,确实跑得挺辛苦。六岁那年,记得还是天气最炎热的那一回,奶奶患了白内障,看不见路,我牵着奶奶的手,去姑妈家。我的记性也确实差,竟忘记了路,带着奶奶东奔西跑,几乎走了双倍路程,才找到姑妈家,提起这件事情,至今都感觉羞愧。
  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就爱钓龙虾,幼时,我家门前还是一个虾塘,每到夏天我都爱钓龙虾。那时龙虾也不便宜,五元一斤,每天我都可以钓大几十元。每天我都可以拿一些好处费去小店买辣条,买方便面,买棒冰吃。奶奶坐在梨树下,摇着蒲扇,我钓的时候,她就看着。奶奶不识字,肚子里却有很多段子,那些段子相当一部分成为了我以后创作的源泉。奶奶讲过袁世凯,讲过孙中山,讲过毛主席。她说,人家讲,她仔细听,记下来。那时,钓龙虾之余,还能听上奶奶讲上一些名人段子,真的是一件特别舒心的事情。
  奶奶连镇子的街都没去过,可以说,奶奶从来没出过镇子,奶奶的思想并不能像我一样,什么都想,她只会往老吉家想,她为老吉家,生根发芽,养活了我们父亲弟兄三个,又帮着父亲带大了我。奶奶从不与乡邻交流,不是奶奶不善于交流,或是惹人嫌,因为奶奶没有想法。真的,奶奶什么都不想,有了钱,总给三个儿子,甚至给我这个她或许应该最疼爱的孙子。父亲几乎不大给钱我零花,总是奶奶,每回都偷偷塞给我一些钱。其实细细想来,谁家不是,家家一样。
  奶奶腿摔了之后,便不能再动。父亲大叔三叔他们几个人轮番买各式各样的补品,奶奶舍不得吃,总是想着我,我馋,奶奶最知道,总是塞给我。那时得了奶奶不少“贿赂”,甚至一天不往奶奶那里奔心里不痛快,原因无他,竟还是为了解馋。奶奶怕走,奶奶对生活还是有眷恋的,但家里实在没钱动手术,因为奶奶年纪大了,实在禁不起手术,也没有一家医院愿意动。最后两个月奶奶不吃不喝,靠喝水,花生奶,坚持了两个月,还是走了。奶奶的一生,实在不能讲成恢弘巨著,她是一个平凡的人,过着简单的日子,但她的温情,她的慈祥,总让人怀念。
  
  
  
版权所有:扬中市融媒体中心 扬中市新闻中心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联系人:蔡慧华 联系电话:88327500 
您是本站第
194610690
位访问者
本年度:5171974 本月:182386 今天:780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
信箱:459308715@qq.com
电话:(0511)8813511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WWW.12377.CN
  江苏省互联网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信箱:js12377@jschina.com.cn
电话:(025)88802724